*

难过得无以复加。

我为什么不再早生十年,去经历世纪末的自由的时代,眼见摇滚的变迁,亲历那些不能说的敏感事件。我想看她看过的一切,权利,解放,自由,解构主义,新金属,后朋克,所有发生过的却又被废弃的一切,那些是什么感觉,崔健是什么感觉,张楚窦唯,是什么感觉。
我看过数十篇摇滚变革的文章,可是我没有实感,我没眼见身历过,我永远不懂。
像原罪,我不属于那个时代,所以不论我哭得多响亮多痛彻,我不配说。

本质还是逃避。我厌恶恐惧现在的一切,不能闭眼僵直等待时间流逝,不能一睁眼时间变换二十年后,不用面对现在的,明天的一切。想到可能面临的未来惊慌失措。

未来有可能吗,根本没有啊。想到当代年轻人疲惫的了无生趣的脸,想到当下暴增的人口,想到隐藏在海面下随机死亡的漩涡,想到时代的迷局下波涛诡谲的政局与时事,以及越来越掩饰不住愚蠢的当局者本身。

我的人生有一丝一毫的意义吗,处于the smog generation的时代大潮中。

我不够幸运。


打到这段时耳机里放到朴树的我去2000年,又是熬夜到天亮双眼通红的凌晨,赶论文的夜。忍不住崩溃大哭。
这不是最好的时代,它永远不会到来了。

评论(1)
©莱茵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