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些片段

东京是我最喜欢的城市,其次是香港,再次是伦敦。
抛除艺术文学以及任何浪漫种种,我热爱一座城市因为它足够冷漠。
原谅我这颗敏感脆弱的亚洲心,伦敦更加包容,可时而给我一种焦虑感。

我向来没有归属感,对故乡故国,故去的学校,和人,不挽留,也没有什么强烈的感情。离去是必将发生的,没人能否定。你是分离而孤独的个体,表达是媒介,但表达不是义务,也不必要。

我沉默在一座城市里,像沉没在寂静的海底。

行色匆匆,面无表情,每个人似乎都有目的。

纽约就像美国人,热情洋溢的笑着看你,这热度要把我灼伤。

我的灵魂丰饶却不表达,我的情感细腻丰富犹如涨潮的海,不过这海不起波澜,只有泡沫静静碎在沙滩上,无声无息向前行进。

爱人?爱谁。
来拯救我,探寻我灵魂的深度,听我倾吐我的情感?
不。
海域下尽是纠结的马尾藻,它们会藤蔓般把你缠绕,把你拖进我的深渊。我是一滩泥沼,我阴郁的情感只会将你吞没,我希望你来拯救我,但我清楚那不可能。没有人能做到。在这个肤浅物质的娱乐至死的世界。

“朋友们,人间不值得。”

评论
©莱茵 | Powered by LOFTER